菇蘑

分享的会比较杂,但是一定不发负能量的东西

 

你要入伙吗?(四)

预警:cp是雷卡安!雷卡安!雷卡安!

         鄙人第一次写,文笔不好!构思不佳!慎入!

         ooc!可能坑!

 @混乱邪恶 

原人设:凹凸世界

文内设定:安,25岁,星际流浪侠客。雷,20岁,卡,19岁,星际赏金猎人

风格走向:清水,日常


今天的天气十分美好,天很蓝,微风阵阵,送来森林草木的清香,从森林里流出来的溪水声在耳边环绕。

他还和卡米尔说了很多话,他很久没有聊天了。

是啊,一切原本那么美好。安迷修的呆毛随风晃动。

除了,天边那远去的飞行器的驾驶员。

那个人是昨天花店的老板吧?难道其实不是,只是长得太像了?他为什么会来接卡米尔?卡米尔和他是什么关系?看起来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样子啊。

安迷修蹲在溪水边,把刚刚因突然的强风吹乱的头发整理好,还有采挖花草弄脏的脸洗干净,顺便也把工具都洗干净了。

“算了,再有关系也不关我的事。”安迷修笑了笑,提起篮子,背着工具回家。

院子里的坑已经填埋好,剩下的就是整理院子了。看着被泥土击倒的一片植物,他心中的怒火有一秒钟上升,但是很快就下去了。没有其他原因,因为无力感,他再生气也没有,飞来横祸不知道元凶,他能找谁去?

这是他和师父的院子,安迷修很珍惜这里的一切。这里有他有记忆以来最美好的时光,这是他唯一的家。以前,师父还在的时候,无论师父要去哪里执行任务,他这个小毛孩儿都要死缠烂打跟着。后来,师父不在了,他开始自己独自去执行任务,去了更多的星球,见过更多的人,他帮助过别人,也受过别人的帮助。但是无论何时,身在何处,他最思念的地方,依旧是现在这个木屋,这个不大却种满了花草的院子。

安迷修将一株断掉的花拔起来,好好放在一边的篮子里。篮子里的花都是曾今种在这个院子里的,之后要好好埋进土里。

“师父,我今天去了森林,还遇见了一个人,和他说了好多话。之前在执行任务,或者帮助有需要的人,每一个星球都不会停留太久,回来也是一个人呆着,老实说,有点无聊。但是今天挺开心的。”

坏掉的植物都整理完了,挖回来的也在整理过程中一一种了下去。篮子里还有一棵,是在溪水边找到的赫洛。看着篮子里的赫洛,莫名的,安迷修想找昨天种下的卡兰朵。他心里期待着那朵花还完好无损。

他找到了,昨天他把花种在靠近木屋的地方,只要站在窗前、门口,第一眼就能看到。

将赫洛在卡兰朵旁种下,然后给这两朵花浇了水。看着这挨在一起的花,他的心情一点一点在上升,在即将达到峰值的时候骤然下降,且是断崖式下跌。

紫色的卡兰朵,蓝色的赫洛,花店和森林,他又想起里花店老板和卡米尔。果然,他还是非常在意。

“不对,为什么我会觉得我见过卡米尔?”安迷修扶额,今早的卡米尔戴着帽子,掩藏在帽檐和黑发下的蓝色眼睛和他记忆里某个孩子渐渐重叠。

“不会这么巧吧。”安迷修想。

 

安迷修觉得,自己其实不应该离开自己的院子,再次来到镇上。但是,光来镇上其实没那么糟糕,因为他需要购进一些生活必需品。糟糕的是,在买好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后,他并没有回家,而是一路做着心理斗争恍惚间到了花店门口。

那个小店面还开着,只是店前的人不一样了。雷狮不在,卡米尔正拿着浇水壶给店外的花草浇水。

昨天的那老板不在,让安迷修松了一口气。他看着那个戴帽子的少年,越来越觉得他是五年前兄弟中的弟弟。

“那个……”安迷修踌躇着开口,“你好。”

卡米尔停下动作看向来人,见是安迷修,还有一点惊讶。他怎么会来。他点头示意安迷修。

安迷修觉得自己接下来说的话有点让他羞耻。

“卡米尔,那个,我……”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?明明自己就是为了确认他是不是记忆里那个孩子,为什么他要这么紧张。

卡米尔看着他等他下文。

安迷修暗自叹了一口气,他说:“卡米尔,我们……五年前是不是见过?”

那一瞬间,安迷修感觉到了对方的防备,他连忙补充:“不是,你别误会我的意思。我五年前曾去过R星,和一对兄弟生活过一段时间。你和其中的弟弟长得很像,所以我就想问问,你是不是他。”

卡米尔觉得,安迷修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。所以,他觉得承认或不承认并没有多大的影响。

所以,卡米尔准备给安迷修一个确定的答案。

只不过,有人带着坏点子来了。

“我当这是谁站在我家店前,为难我弟弟,原来是你啊,流浪侠客。”雷狮回来来。

“大哥。”卡米尔向雷狮走去,站在他身边。

老实说,安迷修不太想和雷狮相处,因为昨天到今天早上的一些事。但如果对方是五年前的孩子,他内心还是忍不住想了解一下。因为按照五年前最后那场面,这对兄弟不是一般人,尤其那个叫“布伦达”的孩子,是皇子。怎么会到这么个地方来?

安迷修看着有着身高差的兄弟俩,像是回到了五年前。弟弟永远跟在哥哥身边,静悄悄的,而哥哥永远都把弟弟护在自己身侧,锋芒毕露。

“怎么?是凑齐赫洛的钱,要来买了?”雷狮道。

“那倒不是,我只是来找卡米尔的。”安迷修扯出一个别扭的礼貌表情。当年那个十五岁男孩子就让他时刻处在爆发边缘,长大了变得更加让人火大。

“找我弟弟?今早才第一次见吧,下午就找过来,还问以前是不是见过。这都是多少年之前的搭讪手段了,你不去撩女孩子,跑来找我弟弟,你是想干什么?”雷狮俨然一副审问“变态”的语气和眼神,似乎他一点都没有在开玩笑。

为什么,小时候还能看他可爱的份上,忍下那些恶作剧和无时无刻的奚落,现在明明已经成长为高大帅气的成年人了,怎么更让人火冒三丈了?

不生气,不生气。安迷修暗示自己,不要动手,现在是白天,现在是假期。

“老板先生,我只是在确认一件事,不会做失礼的行为。”

“确认什么?你可以问我,我来告诉你。”

看雷狮那副要使坏的表情,安迷修觉得自己问不出来。

“没事,不是很重要的事。打扰了老板先生,卡米尔,我先走了。”安迷修打算打道回府。

可是雷狮偏偏拦住他,说:“我叫雷狮,不用叫我‘老板先生’。我昨天的提议如何?要来替我工作吗?安迷修先生。”

安迷修碧色的眼睛和雷狮紫罗兰色的眼睛对上,无形之中似乎在用眼神对峙。他后撤一步,拉大雷狮和他有点亲近的距离。

“雷先生,我想我昨天就已经拒绝你的邀请了。还有,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是谁,想必也对我的底细有一定了解。我从来都是一个人行动,没有伙伴。”

一旁的卡米尔一直留意着两人之间的交流。如果只说战斗力,安迷修确实够资格入伙。能在雷狮的威压下不退缩,甚至还争锋相对的,他倒是不多的几个人之一。

不过,这也可能是背叛的资本。

“一时的拒绝不代表永远,兴许你哪天就改变主意了呢?我相信我们会合作得很愉快,毕竟,我们很相像。”雷狮道。

安迷修不想理他。

“卡米尔,我先走了。改天我再来买花。”安迷修对卡米尔还是到了个别。

啧,有点不爽。雷狮暗想。

安迷修走后,雷狮和卡米尔将店外的花都搬进了店里,然后关了店门和窗户,他们就此打烊了。卡米尔按动店内墙上一个隐藏按键后,地板上出现了一个小入口。他们走入地下的工作室,雷狮将通讯器里的一通视频通话接通,同步到电脑上。

“您好罗兰先生,我很乐意先听听您的请求,毕竟我们还是休假中的猎人。”

“您好,船长,我想您会感兴趣的。”

 

ps:我的“日常”好像不大“日常”😂

 
评论
热度(12)

© 菇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