菇蘑

分享的会比较杂,但是一定不发负能量的东西

 

你要入伙吗?(三)

预警:cp是雷卡安!雷卡安!雷卡安!

         鄙人第一次写,文笔不好!构思不佳!慎入!

         ooc!可能坑!

 @混乱邪恶 

原人设:凹凸世界

文内设定:安,25岁,星际流浪侠客。雷,20岁,卡,19岁,星际赏金猎人

风格走向:清水,日常


安迷修,男,25岁,据统计已去过320颗星球,执行过225项任务,其中183项的任务雇主为183颗星球的政府,其余42项为私人雇主。然而,政府任务有25%失败,私人任务失败50%。除此之外,被记录在信息网中的大小见义勇为、锄强扶弱的事迹,共有315项。

“真是老好人啊。”雷狮听卡米尔说这些信息时给出了这么个评论。

卡米尔没说什么,他在进一步搜索安迷修的信息。他要看看安迷修执行过的任务,尤其是那些失败的任务。说起来,安迷修和他们其实类似,都是做任务换取报酬,身份原本应该是雇佣兵或者和他们一样的赏金猎人,但他却是侠客这么一个有这个叫法却没人做的职业。侠客,在现在的宇宙各个星系中已经没有几个了,大家都把这两个字当作已经成为过去的事物。

卡米尔浏览着光脑上的信息,每一项任务都看过去,并且检索自己大脑中记录的各项信息来与之匹配。经过30分钟以后,他大概明白了为什么安迷修的任务失败率会这么高了。这个原因,让卡米尔在脑中浮现了雷狮的脸。

雷狮看了卡米尔给自己看的东西,越看越觉得有意思。

“放弃任务的理由是有违自己所坚持的道义,该说他是有坚持还是蠢啊。”雷狮看着那些信息,心里的坏点子越来越多,这么好玩儿的机会要是错过,那就是他蠢了。

卡米尔认为,雷狮下的定论偏向于后者。他也是。

“和183颗星球政府有联系的人,我们可不能错过。”雷狮喝掉手中最后一口啤酒。

 

 

安迷修,男,25岁,已去过320颗星球,从业8年,执行过大小任务225项,经验丰富。在任务中,手起刀落无数次,大小伤无数次,按理说他这经验加成那么多、什么场面都临危不乱的成年人,为什么会被一个看着20还不到的少年盯地浑身发毛。

那感觉就像,他已经被看光了。

安迷修觉得是自己太紧张了,他把自己举铲的行为归结为职业病犯了。他从对方身上感觉不到任何危险,但是那探究和警惕的眼神,让他有点尴尬。

安迷修觉得再用铲指着对方太不礼貌,于是垂下手臂,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绪。

“你好,我是最近才回来这颗星球的人……”他觉得自己说什么都不太合适,在刚刚那个氛围下。

卡米尔把自己过于明显的视线收回,眼里又是一片疏离的神色。他看向安迷修手里的花,主动开口了。

“这片森林里的赫洛长得都很好。”

安迷修愣了一下,接着立刻反应过来,接过话:“啊,是啊,这森林里的花草长得都很好。我偶尔会来搬一些回去种在院子里。”安迷修在心里对自己尴尬:我到底在说什么。

卡米尔也感受到了一丝尴尬,索性他也不爱说话,就这样沉默着离开倒也不错。于是,卡米尔开始向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安迷修见他要走,带着自己的花和铲跑过溪流,和卡米尔保持一定礼貌的距离,冲他说:“刚刚,真的抱歉,对着第一次见的人举着铲子,我失礼了。”

“没什么,那是这个星球上的人都会有的反映。”卡米尔一边走,一边留意自己路过的植物情况。他花店里的花,有一半都是从森林里挖回去的花的种子种出来的。有时,他也会在这里找一两棵当季才有的花回去种在家里。

安迷修此时想不到别的,只能干干地笑两声。

“在下安迷修,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?”安迷修决定,要是对方不回复,那么自己就可以默默退场了。

“卡米尔。”

嗯,他告诉我了。安迷修觉得自己退不了场了。

“卡米尔,你也经常来这片森林吗?”安迷修再次尝试打开话题。

“嗯。”

“我对这里很熟悉,以前我也经常在这里逛,也会像今天一样挖一点花草回家。”

没错,很久以前,他还和师父一起在森林里修行、闲逛、搬植物回去。自从师父病逝,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另外的人一起在森林里走了。

“说起来,这片森林里还有很多动物,不知道你有没有见到过。比如……”安迷修开始细数自己脑海里那些动物。

卡米尔想,安迷修的话匣子被打开了。

他们这一路,基本都是安迷修在说话,卡米尔就是沉默的听众。他们有时候会停下来挖一两棵心仪的植物,有时候会停下喝一点水。也许是卡米尔把自己的眼神和心思藏的很好,安迷修后来都没有感觉到卡米尔其实一直都有在观察。

 

卡米尔查看过自己的收获,觉得差不多了,于是中途转变方向往森林外走。跟着卡米尔一路,安迷修自己也顺便挖了很多。

到了边缘,安迷修见卡米尔停住没再走,附近也不见有飞行器停靠,于是他提议道:“卡米尔,需要我送你吗?”

“不用。”他刚刚已经给雷狮发了定位消息,现在雷狮应该快到来。

“好吧。”安迷修也不多言,这里的人倒也确实不用怎么担心。所以他要回家了,然而……

他的身前袭过一阵强风,把安迷修的衣服、头发都吹乱了。接着他就看到,卡米尔上了昨天花店老板的飞行器,花店老板还给了自己一个意味深长但是嘲讽特别显眼的笑,然后他们就飞走了。

安迷修呆愣了片刻,看着天空呢喃:“……什么?”


ps:其实不是安哥尴尬不会说话,而是作者不会说话,这章估计会感觉水

 
评论(2)
热度(8)

© 菇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