菇蘑

分享的会比较杂,但是一定不发负能量的东西

 

你要入伙吗? (二)

预警:cp是雷卡安!雷卡安!雷卡安!

         鄙人第一次写,文笔不好!构思不佳!慎入!

         ooc!可能坑!

 @混乱邪恶 

原人设:凹凸世界

文内设定:安,25岁,星际流浪侠客。雷,20岁,卡,19岁,星际赏金猎人

风格走向:清水,日常


安迷修在飞行器上平稳驾驶着,计算着一会儿回去把坑填上需要多久,他几点才能躺下好好睡个饱。

“唉……”安迷修疲劳地叹了口气。他刚刚带着那位不知道是谁的伤员飞到了镇上诊所。他已帮那人事先做过大概检查,伤势不至于会没命,他也做了简单消毒和包扎,就算诊所医生把那人先放一放不管也不会有事。

他做了好事,可是家里的坑没人能帮他填埋;还有他院子里被波及到的花花草草,也没人能赔偿给他;院子也要自己再重新修整!看时间,回家大概12点半了。算了,明天一早再起来去森林搬运泥土吧。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花草可以移栽回家中院子。安迷修想着。

安迷修的飞行器在空中急速飞行,他放空其他思绪一心向家里飞去。今晚Z星的空中没有其他机械或是人的声音,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,风声和逐渐加快的飞行速度渐渐将他的思绪往某处回忆带去。

“五年了啊。”他低语,他想起之前的某一段和今天一样倒霉的日子,无奈地笑了一下。那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

五年前,他曾出手救了一对R星的兄弟。当时那对兄弟被五六个混混围住,他出手帮助了他们,后来那对兄弟就跟在他身边快一个月了。啊,说是跟着,不如说是他被骗了,无奈之下当起了暂时的保护者的角色。他信了其中哥哥的话,将他们当作家道中落,被赶出家门无处可去的富商后裔。

“说起来,为什么当时没想起送他们去社会机构呢?”安迷修现在想当时遗漏这个想法的原因,可是还是想不起来,索性也不去想了。

后来,那一个月堪称艰难。原本一开始被打乱节奏的那部分生活,也只是哥哥总是会对他恶作剧,在他还只能给他们加热罐头时狠狠讽刺他一句,弟弟倒是安静地坐在哥哥旁边。但是兄弟俩跟在他身边也算安稳,在他需要进行某些隐秘行动的时候安静呆在一处。之后,他过上了为期半个月的逃亡生活。

某一天,哥哥告诉安迷修有人在追杀兄弟俩,估计是现在当家的人派来的杀手。他当即决定带着兄弟俩离开了当时的居住地,并且调整了一些任务计划,要飞往另一个星系的某颗星球。那里很隐蔽,而且有熟人可以帮忙甩掉那些杀手。他现在回想起来,哥哥那时候的惊慌其实破绽百出,在听到他们要去另一个星系时,似乎还很兴奋。可他自己当时没多想,只觉得时间紧迫。

后来,他们的飞船被截停在星系边界处。他永生难忘当时被无数星际战舰围在中心的生死危亡时刻。

对面的指挥舰传来通讯请求,他让两个孩子不要出声,然后接通了通话。

“安先生,我是R星军舰部最高指挥司令,你涉嫌绑架R星皇室成员,教唆、欺骗并且试图带他一起偷渡出星系。我命令你立刻释放本星皇子,若是反抗,我方将动用武力。那时,你是否会到R星,就将是未知数。”

绑架、教唆、欺骗、偷渡,他何时犯下这么多罪行?他已经惊诧到大脑当机。

“唉……”他身后的大孩子失望又无聊地出声,“真是不中用的家伙,还以为这次真能离开了。”

安迷修震惊地转头,收获的是哥哥鄙视的眼神。

“布伦达,跟我回去,这次你玩够了吧。父王有很多话要对你说。”

哥哥“啧”了一声,没有回应女声,而是牵起弟弟的手,走到了飞船舱门口,回身对安迷修道:“喂,安迷修,开门吧,我要回家了。”

最后,只有安迷修的小飞船在星系边缘飘着。

“那两个小鬼头。”现在的安迷修无奈笑骂一句。那段日子虽然现在想想有些荒谬,自己有些滑稽可笑,可那打破了他曾经单调枯燥的日常。恍惚间,他回忆起哥哥那双高傲凌厉的紫色眼睛,总是充满了对他的嘲笑。

“额。”说到紫色眼睛,今天遇到的那个花店老板的眼睛也是紫色的,真是让人不舒服,赶紧回家休息。

飞行器的马力被安迷修开到最大,他也成了夜晚一颗快速滑过的星星。

 

第二天,安迷修起了一个大早,运动完毕、洗漱完毕、早餐完毕,他就拿着工具到家后面的森林开始了搬土填坑工作。

早晨的森林里很凉快,雾气缠绵流连在林间,阳光从树叶间漏下来。闻着久违的清爽草叶气味,安迷修充满了干劲。他选了一处土质较软的地方,那里正好还有一个小土包,运走这部分土应该够了,也不会给森林留下一个坑。

他开始了今天的劳动,搬运了几趟后,他便停下了工具不再搬运泥土,开始循着记忆往森林里的小溪走去。以前,他和师父在森林里修行的时候,渴了就喝森林的溪水,饿了就摘野果吃,好不自在。只不过,现在是他一个人了。

安迷修在掬起一捧清凉的溪水,喝完觉得通身无比畅快,余光瞥见小溪对岸有一丛赫洛,蓝色的小花就像晶石一般,似乎有着魔力。他起身去将花挖出来,小心放在篮子里。忽然,他敏锐地听到有一丝轻微的声响,常年执行任务带来的习惯让他将手里唯一的铲子当作剑,指向不速之客。

森林很密,所以阳光再多也有很多阴暗处,而那位客人正站在一处阴暗处,他无法完全看清对方,只能大概看到一些。对方的个子比起他来说可能矮一些,带着帽子,手里也有一把铲子,另一只手上没有篮子。

老实说,安迷修现在觉得有一种很熟悉这种感觉,被人紧紧盯住,或者说时刻观察着。

 

卡米尔现在也遇到了五年前的那个男人,五年前那一个月他都在默默观察着他,警惕对方会做任何伤害雷狮的事。而现在,他在观察的是未来的猎人伙伴,他想找到安迷修身上的价值,好说服自己他在入伙之后不会有二心。


 
评论(2)
热度(18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菇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