菇蘑

分享的会比较杂,但是一定不发负能量的东西

 

你要入伙吗? (一)

预警:cp是雷卡安!雷卡安!雷卡安!

         鄙人第一次写,文笔不好!构思不佳!慎入!

         ooc!可能坑!

 @混乱邪恶 

原人设:凹凸世界

文内设定:安,25岁,星际流浪侠客。雷,20岁,卡,19岁,星际赏金猎人

风格走向:清水,日常

 

Z星的白天平静而祥和,人们确实是在度假的样子。但是到了晚上,习惯了夜间工作的居民们身体里的血液开始躁动,那是听了多久轻音乐、睡了多少懒觉都无法平息的兴奋。

晚上10点,卡米尔从浴室内出来,蓝色的眼睛被湿润的发丝遮掩着。他从发丝间的缝隙看到雷狮已经穿戴完毕,坐在客厅沙发上刷着通讯器上的信息。他们今晚要去一个地方和雇主交易。

雷狮上身是一件宽松的黑色夹克,敞着领口,下着一条深色牛仔裤,脚上到还没穿鞋。他们家的外出鞋都在玄关。卡米尔回卧室将衣物穿戴好,戴好帽子,便告诉雷狮可以出门了。

雷狮看他一眼,起身拉着卡米尔去卫生间,抽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来,摘了卡米尔的帽子,亲自给弟弟擦起头发。卡米尔也未出声,就这么沉默着让大哥帮他擦头发。雷狮看差不多了,就将毛巾放在盥洗台上,伸手将卡米尔凌乱的头发整理好,拨开他前额变长的头发,露出那一直追随着自己的蓝色眼瞳,之后又把帽子戴回他头上。

“行了,这就出发吧。”

“好的,大哥。”

 

雷狮载着卡米尔飞行在空中,卡米尔在后座上打开通讯器,整理着各种信息。他们是星际赏金猎人,在各个星系和星球间飞行执行任务。因为他们接的单子完成率极高,所以有很多客户上门,开的价码也非常高。只是,同时他们也是名声最糟糕的赏金猎人,那些投诉、差评60%是来自客户的,40%是来自同行。

他们一般会按交易完成任务,但是找赏金猎人做事的人,有太多不老实的家伙,总想暗中计划着让他们多做些事,这些一般以雷狮上门“讨说法”而告终。至于任务最终是否会完成,全凭雷狮心情,但是他们的劳动所得一分也不可能少。

而同行的投诉、抱怨,则类似这样。一位不愿意透露任何个人信息的赏金猎人说,他在W星好不容易猎杀了一头任务魔兽,取下客户需要的部分,正准备离开,一回身便见到了浑身流动着电光的雷狮看着他。他的货物被拿走了,而任务期限即将接近,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击杀下一头。第二天他收到了客户的差评,并且打通讯器抱怨他不守信用,为什么让单子中途换成了那对可恶兄弟接手。

“大哥,B星法兰先生的任务期快到了,还要做吗?”卡米尔问道。

雷狮想起了那个任务,任务内容无非是想让他们除掉他竞选公国首相的对手。他们原本不想接,奈何对方死缠烂打才接下来,早就遗忘在来大脑角落。但是他们现在在Z星,B星很远,他们好不容易休假一次,雷狮不想飞那么远干体力活。

“卡米尔,把近期都要到期还没开始的任务全部取消。”

“好的,大哥。”卡米尔立刻将那些任务都取消了,并且切断了任务单主向他们发起的所有紧急联络通话。

“赏金猎人那么多,我们没有要他们的钱,他们也还有时间可以找下一个合作者。”雷狮无所谓那些人的失望和愤怒。

卡米尔处理好那些任务单以后,关闭了通讯器,他看着脚下的Z星。Z星相比较其他星球,没有那么明亮绚丽的灯光,没有星球防护设备,没有维持基础秩序的机器人,也没有政府。这里就像是这个星系的法外之地,住在这里的人,没有一个是普通的家伙。也许白天是一片祥和,很舒服,但到了晚上,也许哪里就静悄悄发生着争斗。就像现在围着他和雷狮的几个人。

碍事。

雷狮看着把他和卡米尔围在空中的几个家伙,失笑:“你们以为人多就有胜算了?”

“雷狮,大家都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做各自的任务,但你们却总是抢其他人的赏金。我们忍很久了!今天就是要给你们教训!”其中一个人说着狠话。

卡米尔的眸子里全是厌恶。所有阻碍大哥的人都要除掉。

“卡米尔,坐好。”雷狮说。

原本暗暗蓄力的卡米尔一瞬间放松下来,按照雷狮所说好好坐在后座上,但眼睛还观察着那些人。

雷狮摊开手,道:“一起上吧。”

 

安迷修下午回到了Z星上曾和师父一起住过的木屋,那间屋子在城郊的森林边缘,有个小院子。小时候师父带着他在这里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,他和师父种了很多花草,但是他们经常外出,一出门就会过很久,回来后,花盆里的植物都枯死了。后来,他们的花草从来不会摆放在室内,也不再栽种在花盆里,只会种在院子里。他和师父两人一起摸索着给院子里装了自动浇水的装置,这样以后回家,就不会再是一片枯败的样子了。

他今天回来以后,首先第一件事就是打扫屋子,然后拔掉院子里的杂草,再把买回来的卡兰朵种到院子里。当这些都做完,已经是夜晚。他将自己也清理干净,做了简单的饭,用过后坐在院子里消食。

今天是晴朗的天气,天空中也有很多星星。他闻着院子里的花香,看着天上的繁星,放起了轻音乐。他觉得今晚的天空很有意思,似乎有几颗小小的流星一闪一闪的,拖着短小的尾巴,还会转圈。接着,他就看到了更有意思的事,星星一颗接一颗陨落了,有一颗星似乎正向自己飞过来,速度极快!

“不是这么倒霉吧!我才落地怎么就遇上小行星撞Z星了?!”安迷修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骑上飞行器。刚飞了一点距离,他就停住回身望了一眼自己的小家。这里是他和师父的家,有太多回忆,但是他却无法全部带走。现在最重要的是通知居民赶紧撤离星球。

于是,我们的侠客先生刚准备毅然决然离开,眼泪已经到达泪腺准备滑落第一滴时,一声轰鸣在他家院子里炸开。

当浓烟散去,安迷修在自家院子里看见了一个坑,里面是一架还带电的焦黑的飞行器,还有一个受伤的人。

安迷修觉得,他的骑士道在告诉他要帮助这个受伤的人,但是他的内心在和他说把这个人和他的飞行器扔出去。

“这位先生,你还好吗?能起来吗?”安迷修已经把那架焦黑的飞行器运出大门,并在安全距离放下,然后听着爆炸声离去。现在他是蹲在坑边问坑里的人。

在这个星球,这样的事实在太正常了,而且这里的人大多不是什么好人。他在等坑里的人回答,要是不太行,他就把这个人带到诊所看医生;要是能行,他就把他放到门外,等他醒了就会自己走的。

所以,他到底能不能行呢?


PS:坑里的人不是雷和卡

 
评论(2)
热度(11)

© 菇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