菇蘑

分享的会比较杂,但是一定不发负能量的东西

 

你要入伙吗?——序章

预警:cp是雷卡安!雷卡安!雷卡安!

         鄙人第一次写,文笔不好!构思不佳!慎入!

         ooc!可能坑!

设定:安是星际流浪侠客,雷和卡是星际赏金猎人,安比雷年长5岁

人物原作:凹凸世界

这个脑洞属于看到的两种官谷我自己组合想象了一下,觉得可以。

然后我和 @混乱邪恶 太太一起即兴想了些情节。感谢太太不烦我!

最后,由于这也是即兴突然很想很想码字,所以会到哪里我并不知道,如果看的你会喜欢,那我很高兴!


Z星,是这个星系里最普通的小行星。

这颗星球的发展状况在星系26颗行星排行里排行26,一切都是在平缓的推进着,就犹如钟乳石增长1厘米需要的速度。

这里的居民很少,他们时常外出,一出门就会隔了很久才会回来,回来这里是为了度假休息的。

只要在这里,居民们就过着很平静的生活,白天很多人都会日上三竿才起,之后看看报纸,喝喝热的饮品,放着柔和的音乐,舒缓因工作而绷紧的神经。有的居民会在这里开着小店,不赚也不亏太多,但基本还是会亏的,因为没多少人光顾。他们只图遗忘工作,当个兴趣。

今天,又是一个好天气,花店的老板刚刚给自家的货物浇过水,强烈的光线让带水珠的花草就像各色水晶一般。这个花店很小,只有一扇关着的门,和一个可以交易的小窗台。售卖的花草在屋里和屋外都摆满了,每一种花草都是带土和花盆的。

因为没有多少客人,这个星球上的所有店主也都无所谓,所以这家花店的店主也没好好招揽客人,也没好好坐着。如果你是一位上门买花的客人,你在窗台首先看到的不是人的脸,而是一双随着店内舒缓音乐时不时晃动的鞋底。

老板不在乎有没有客人,当然顾客也不在意没人提供微笑服务。所以,当这位绑着小辫子的棕发青年来到的时候,他很自然地就对着鞋底开口了。

“老板,请问这盆卡兰朵(请想象成紫色绣球的样子)怎么卖?”

那时不时按照节奏摆动的鞋底停了下来,老板慵懒的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,闭着眼睛说:“80星际币。”这个星球没有自己特定的流通货币,大家的收入里又有很多不同的币,最方便最直接的就是所有星际通用的星际币。不论换币麻不麻烦,这已是默认的规矩。

店主说完后,他的鞋底又一次开始,随着舒缓的音乐时不时晃一晃。

安迷修将挑中的卡兰朵抱在怀里,又再次环顾起窗台下摆的,没有想要的,于是便开始观望店里面的花草。他把屋里的每一个生物和物品都仔细看了一次。满屋子各色花草,屋里左边的桌上放着价表、留声机,还有几本叠放在一起的书籍,椅子在桌下。右边也有个小桌子,似乎是一个小工作台,椅子应该是店主身下的那一张。

“老板,请问你右手边桌子上的赫洛(请想象成为勿忘我的样子)呢?”

闭着眼睛享受的老板第二次停下晃动的脚,这次不耐烦地“啧”了一声,微皱眉睁开紫色的眼睛看了安迷修一眼,又舒展眉毛闭上眼,也不放下挡着人的鞋底,道:“100星际币。”价格对不对没关系,只要是他说的,那就是对的。

安迷修手摸进口袋,掏出自己的钱币看看,似乎有点不够。

“哼,钱不够那就晚上多接点活儿。”此时的老板正看着他,嘴角的弧度正在告诉安迷修,这个男人在戏谑他是穷鬼。

安迷修其实不算是完完全全的穷鬼,准确来说是大部分的时候是穷鬼,他也富有过。他是个星际流浪侠客,有时会协助一些星球的政府做一些工作,每做一次,回报都会非常高。这是生计。其他时候,他多会流浪各个星球星系,帮助一些困难的人,而他的钱就是在这些时候减少的。

“老板也真是开玩笑,这里的人都是来放松度假的,不会有人需要雇佣别人做事。”安迷修掏了一会儿口袋,自己的钱正好只够卡兰朵的,就把全部的钱都放在窗台上收钱的小花盆里。他转身要离开,歪了一下头,又转回来,绿色的眸子看着紫色的眸子,道:“老板,我的钱就放在你胳膊旁边的花盆里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雷狮没有管那几个星际币,撑着胳膊在窗台,坏笑着说:“其他人没有,我这里有。要试试吗?”

安迷修觉得,自己的脸部肌肉默默抽搐了一下。但是他流浪星际这么多年,无赖痞子也见过不少。他把怀里的花换左手捧好,微笑着说:“我是来度假的,现在不需要工作。”

“哼嗯,”雷狮依旧保持着不怀好意地微笑,眼神似是上下打量了一番,“你看起来,倒是很需要钱的样子。”

安迷修其实才到这里一小时,他刚做完一项任务,身上的衣服都是灰土和破口。任务报酬应该已经支付,但是他没有立刻去银行。他落地的那一刻,想的就是找花店,买一些花回家。这是他的习惯,也是兴趣。他喜欢照顾花草,每一次回来都会买一些新的花草回家,增加院子里的成员。

老实说,他很累,很想回家冲个澡。所以他没再说什么,转身就走。

雷狮见他离开,也没再开口戏弄对方,只是注视着安迷修骑上飞行器,消失在视线中。

到了黄昏,一位少年来到花店,此时花店唯一的窗户也已经关上,还拉上了百叶。他拿出钥匙打开门,屋里很暗,雷狮只开了一盏小灯,正伏案打磨着什么。

“大哥,对方已将任务金汇入,数额无误。”卡米尔抽出里一张小桌子,将手里的烤串、啤酒和蛋糕放在上面。

他们上一单任务的雇主不太守信用,企图利用他们达到原本不在合同上的某种目的,同时还引来星际法庭的人抓他们。而他会立刻丢掉现在的窝点,到另一个地方改头换面逍遥去。最后,雷狮中途改了计划,他们返回了雇主的家,让他转让了所有资产到他们名下。这部分报酬比原定报酬多得多,他下午就是去确认这些报酬明细,稍微费了点时间。

雷狮停下手里的活,起身开了一罐啤酒,道:“卡米尔,花盆里有80星际币,好好收起来。”

卡米尔有一瞬间愣神,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雷狮在关店以前把门外的花都搬进了屋子,卡米尔刚才数过,少了一盆卡兰朵。但是卡兰朵的价格并没有80星际币,只有45星际币。

“好的,大哥。”卡米尔将那80星际币收进口袋。

屋子里满是花香,此时闯进的烤串味强硬地抢占分子空间。说实话,空气很微妙。音乐还在继续,此时播放的乐曲节奏轻快,像是在说一个有趣的故事。

雷狮摇晃着啤酒罐,带着一些回忆的口吻,说:“卡米尔,还记得那个流浪汉吗?”

卡米尔知道雷狮说的是谁。5年前,有个成年人在R星挡在自己和雷狮前,他误以为自己和雷狮被三五个混混威胁,打跑了那几个人。后来还曾住在一起一个月,最后分开是雷狮被监护人抓了回去。他还记得当时那个人发现被他们耍弄后的惊讶表情。

“记得,大哥。”

雷狮靠在工作台边缘,看着卡米尔毫无波澜的蓝色眸子,说出了自己的坏点子。

“今天我见到他了,他还是那副穷困潦倒的样子。毕竟五年前有些对不住他,如今也算是报答了。卡米尔,我们要有新成员了。”

“是,大哥。”


 
评论(2)
热度(12)

© 菇蘑 | Powered by LOFTER